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席外汇牌价国际金价上线

钱币论坛_首席收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82|回复: 49

朝花夕拾·小桥

[复制链接]

126

主题

1390

帖子

40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77

活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9-11-4 23:5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霸泉 于 2019-11-5 00:08 编辑

福寿双全背生肖1.jpg 福寿双全背生肖2.jpg


    在我的诸多藏品中,有一枚云南大花钱较为特殊,于我有着非凡的意义,它承载着我的青春记忆。
   
    2002年,受公司委派,我在《玉观音》电视剧剧组任现场制片一职,后随剧组开赴云南拍摄制作。剧中安心工作的缉毒大队外景地是在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拍摄完成的,话说那都是17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刚二十出头,正处于青春萌动期,感性、浪漫的阶段,一个刚脱掉军装不久的阳光大男孩,虽然兜里没揣俩钱,却每一天都很快乐。一眨眼如今也四十多岁了,很多经历都被时间冲刷得一干二净,而在勐腊那两个多月发生的事情却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缉毒大队是剧组美术老师带着一帮工人在勐腊县边上的一个树林里搭出来的场景,我至今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个树林里的树木非常茂密,绿油油的参天大树紧密的排列着,从勐腊县城的主路一直向北走,来到一片很大很大的树林入口,里面有一条刚能过一辆车的泥巴路,再顺着泥巴路往里走几公里就会看到一片很大的空地,大概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缉毒大队就搭在那片空地的中央,那片空地的旁边正好有一个傣族村寨,那些村子里的小孩平日里就在那片空地上踢球、玩耍。我们剧组来了以后,整个村子都沸腾了,那帮傣族村民天天就围着我们剧组看热闹,他们能从早晨一直站到傍晚太阳落山,好像没有任何事情比看我们拍戏更重要,云南给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便是从这群村民开始的,他们淳朴、友善、言语不多,脸上时常挂着憨憨的微笑,有事情需要他们帮忙时,他们想都不想直接就去做,不仅不计报酬,反而很高兴,剧组愿意给钱他们就拿着,不给钱他们也不会主动要,总觉得能帮我做事是很荣幸的事情。

    在勐腊县拍摄也是整部剧最顺利的一个阶段,剧组经常有事情麻烦到村民,总是很容易就解决了,比如借个道具,借个交通工具,弄点吃的,抓个群众演员什么的……,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就是从群众演员开始的。

    当年我做现场制片不仅要负责现场拍摄的制片工作,还要负责找群众演员,这里挑群众演员和在城里拍戏不一样,城里只需要跟群头对接,群头便能按照我们的要求提供我们所需要的群众演员。村子里没有群头,每次都是我亲自到一堆看热闹的村民里去挑群演,我们一天付给群演30元的酬劳,2002年在那样一个偏远闭塞的小山村,30元钱也有着不小的吸引力,一到挑群演的时候,村民们都争先恐后举着手期待被我选中,我生平也第一次有了“大权在握”的优越感。

    跟印象中傣族人不太一样,这个傣族村里的村民个子都挺高,男的一米七多,女孩大多一米六几,他们的皮肤都是古铜色的,油亮油亮的很好看,阿哥们长相一般,阿妹却有着一种独特的少数民族韵味,有点像美国大片里的印第安人,非常耐看。我每次挑群演都是先捡又高又漂亮的挑,实在没得挑了再退而求其次,有几个村民为了笼络我,每天都会悄悄的往我包里塞一些水果、腊肉、香肠什么的,那时候的猪肉还不像现在这么贵,我背那小包一天到晚都是鼓鼓囊囊的,灯光组的老大祥叔经常乐呵呵的指着我说:这小子腐败了。

    每次选演员都有个身材高挑的姑娘站在后面,她在阿妹里很出众,身高至少有1米7多,眼睛大大的,长发及腰,长相也挺标致,她身上带有那种特殊的清纯气质在城里是看不到的,她总是静静的站在后面,从不举手,面带微笑的看着我,当我也看向她时,她会脸颊一红迅速的低下头。她从没给我塞过水果、腊肉,但我每次都会选中她,她有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叫小花。

    缉毒大队门口的关系是街道,选这帮群演就是在街上走来走去的后景划过,也没有一句词,村民们演起来都很认真,即便只是划过也是带着情感的划过,毕竟是第一次上电视,群演们都兢兢业业、乐此不疲。

    《玉观音》是海岩剧,也是孙俪的成名大戏,给人高大上的感觉,但当年剧组的制作经费却少得可怜,一集成本还不到40万,剧组成员一减再减,一个电视剧组正常编制至少应该有一百多人,我们组最后缩减下来也就六十来个人,连个场工都没有,这就苦了我这个现场制片,不仅要负责各部门的协调工作,还要帮导演组找群演、帮摄影组铺轨道,帮灯光组架灯,帮录音组举杆,帮服装组找衣服,帮道具组借道具,甚至有时候还要去帮司机组开车,除了化妆组的活儿我没干过,别的组的事情都干过。除了上述这些杂事以外,我还要在剧中饰演一名缉毒刑警,不是我想演,这也是为了帮剧组省钱。还有更离谱的事,剧组有个演员叫佟大为,胆子很小,晚上拍夜戏,就连上厕所都非要拉上我陪他一起,有时我实在懒得搭理他,他就软硬兼施,先给我递烟,然后说保卫他的安全也是我的工作职责之一。总之大事小事好像没有一件事离得开我。由于我工作涉及面广,每天在拍摄现场“小万”……“小万”……的喊声此起彼伏,老祥叔经常调侃:剧组少了导演这戏还能拍,少了小万这戏肯定拍不下去。

    整个拍摄现场就看见我上蹿下跳跑来跑去的最忙碌。村民们也都非常喜欢我,没事闲下来就拉我坐下来一起聊聊天,聊聊北京是什么样子,每当这时候我都会发现围观的村民里有小花默默注视着我的眼神。
   
    那时的我虽是单身,但每天工作都超级忙,忙到情感麻木,甚至都没有时间去喜欢一个人。可能是因为我每次选群演都会挑小花的缘故,加之拍摄现场老在一起,渐渐的我和小花便熟络起来。

    我们剧组不吃盒饭,请了专门的厨子做好饭菜给我们送到拍摄现场,剧组加上群演也有七八十号人,虽然有生活制片,但放饭的时候还是忙不过来,我也会帮着给大家打打菜,只要看见小花来了,我都会往她碗里多打些好菜,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唯独对她那么好,可能觉得她好看的缘故吧。

    中午吃完饭通常有一个小时休息时间,这时候我习惯跑到旁边的小山坡上去抽根烟,看看风景,这个位置视野开阔,离“缉毒大队”也不远,如果有人喊我,我也能马上跑回去。

    一天中午,饭后休息,我照例又到小山坡上去抽烟,累了就躺下拿帽子往脸上一盖,刚要眯瞪着的时候,听见一个羞涩的声音:请问是万老师吗?
    我揭开帽子一看,是小花,我坐起来问她找我有事吗?
    小花说:没什么事,吃完饭闲逛,就碰见你了。
    说完她在我旁边坐下,就一直静静的看着远方。我点上一根烟没话找话:你的名字叫什么?
    她说:叫小花。
    我:我问的是全名。
    她:我们傣族姑娘没有姓,都只有一个小名。
    忽然她眼睛一亮,让我帮她取一个完整的汉人名字,我想起了小学我喜欢的一个女同学叫“吴艺华”,于是顺嘴就说:叫“吴艺花”吧。小花喃喃的重复了几遍“吴艺花”……,说非常喜欢这个名字,并让我教她写这三个字,我非常惊讶说:你都这么大了,这么简单的三个字还不会写吗?
    话刚出口便觉得这样说有些失礼,小花却不介意,她说:家里穷,还有两个弟弟都去上学了,实在没法供我去上学,只好留在家里务农。
    唉,可怜的孩子。小花又说:家里知道剧组来拍戏,让我停下手里的农活,每天都来剧组赚点钱拿回去补贴家用。谢谢你每次都能选中我。
    我说:不必跟我客气,选谁不是选。
    一阵沉默之后,小花说:万老师,你能教我写字吗?
    我说:好啊。
    然后我捡了根树枝问她想学什么字,小花说那就先教她写名字吧。
    我用树枝在地上写下“吴艺花”三个字,小花说看不清楚,于是把我带到树林里找了一颗树皮很平整的大树,让我把她的名字用刀刻在上面。我在树皮上深深的刻下了“吴艺花”三个字,小花抚摸着这几个字,轻声说:我终于有自己的名字了。
      小花又说:你能把你的名字也刻上去吗?让我看看。
    于是我又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了旁边。小花两只手分别摸着两个名字,看上去很幸福的样子,正当夕阳西下,一缕霞光照在她的面庞上,我突然觉得她好美好美。

    后来的几天里,中午吃完饭我一有时间就会带着小花去山坡上写字,为此我还特意为小花准备了纸和笔,小花学习也非常用心,每天都能学会十来个字。这天学习完了,小花让我猜猜她多大了,我猜了几个数她都说不对,最后她说其实她只有14岁。听到这里我吃惊不小,张大嘴上下打量着她。小花可能猜出了我心里在想什么,说:我们村子里像我这么大的姑娘有的都当妈了。
    啊?!这还真是颠覆了我的传统观念,瞬间我有了一种拐骗幼女的罪恶感。
   
    剧组平时都住在县城的一家宾馆,每天早上开工,七八辆金杯车和两辆拉器材的箱车浩浩荡荡的开进树林里,待到晚上收工,车队又拉着大家回到县城去住。那两年流行玩CS,类似现在年轻人爱玩的“吃鸡”游戏,何润东玩CS的瘾最大,只要收工回去早,何润东就拉着我一起去网吧组战队打CS。要不然就和佟大为、房斌、杜源他们约着一起去唱歌。如果碰到有夜戏收工晚,就三五几个好友约着一起去大排档吃烧烤、喝小酒,孙俪虽然不喝酒,但比较好吃,这里的烧烤鱼是她的最爱,每次组织宵夜几乎都有她的身影,真没想到若干年后只能在洗衣粉的包装袋上才能看见的人当初竟挽裤腿和我坐在路边撸串。还有灯光组的祥叔,最喜欢晚上宵夜跟我喝两口,祥叔是西影厂的老灯光师,当年周星驰红遍大江南北的《大话西游》就是祥叔做的灯光师,老祥叔年纪比较大,做人做事都很到位,在剧组里很有威望,组里的职员如果发生矛盾,祥叔出面调解大家几乎都能卖个面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跟祥叔喝酒聊天能学会很多做人的道理。

    这里聊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告诉大家我们每天收工了以后都在干什么,反正每天都有夜生活,天南海北的一群人凑在一起每天都很开心。

    为了防止火灾或丢东西,我们在树林里搭建的缉毒大队外景地每天都会留人值守,之前一直都是美术组的一个伙计在值守,后来美术组要全体开赴到下一个景地去搭建新的场景,晚上留守缉毒大队的工作就落在了我身上。这天收工后便把我一个人扔在了这荒郊野地儿守这么大一栋房子,还好我当兵出身的胆子比较大,换了别人可能要吓尿。床是现成的,几块木板简单组合而成,上面铺着凉席,还有挂好的蚊帐,都是美术组那伙计留下的,那时候的手机还没有现在这么智能,除了打电话发短信什么也不能干,每天收工后发电车一走,连电都没了,黑灯瞎火的,更不可能有电视看了,收工之前我找道具弄了瓶烧酒,百无聊赖,点上几根蜡烛,一边喝酒一边看星星倒是蛮有情调,直到深夜才昏昏睡去,睡梦中竟然梦到了小花……
   
    第二天通告单上没有夜戏,下午不到6点就收工了,大组准备开回县城吃晚饭,却把我一个人留在外景地,临走前我问主任,我的晚饭怎么办?主任丢下一句,自己想办法,然后就带着大组回县城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想办法?来这里一个多月了,还从来没去旁边的傣族村里逛过,今儿个正好借着觅食儿,去溜达溜达。

    去傣族村要经过一条小河,小河的两岸都是竹林,一座小木桥跨河而过,风景极美,我晃晃悠悠走上小桥,突然听到一阵惊呼,抬眼一看,河里白花花的一片蹲着好多小阿妹,河水很浅,只到膝盖,她们大部分都光着身子,只有两三个穿着衣服,嚯~!这都能被我赶上,光着身子的阿妹都蹲在水里用双手捂着胸,穿着衣服的也都蹲在水里使劲朝我挥手,嘴里喊着“快走”,“快走”。哈哈,第一次碰上这场面,就像猪八戒撞上了七仙女洗澡,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过了一会儿,几个阿妹从河里摸出石头朝我扔过来,石头溅着水花打湿了我的衣服,我落荒而逃,身后传来了她们“咯咯咯”的笑声。

    来到村子里,老远就看见一个高个阿妹,正是小花,我朝她挥挥手,小花看见我很惊讶,笑着飞快的朝我跑过来,小花的身材真的很棒,长腿细腰,胸部也发育得很好,要不是小花亲口告诉我她只有14岁,打死我也不敢相信这是个14岁的孩子,这分明就是个二十来岁的黄花大闺女嘛。那一刻我在想,等她跑到我跟前我是顺势抱住她呢?还是握住她的手呢?还是就这样站着什么也不做呢?还没想好,小花已经跑到我跟前,张开双臂准备抱我,我也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她的拥抱,谁知她离我一米远的地方突然站定,然后“咯咯咯”的笑得蹲下来,我也配合着她,双臂就那样僵着,故意装出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

    小花带着我到村子里到处闲逛,每走到一处房子都想我介绍,这里住着谁谁谁,那里住着谁谁谁。可能我在村子里的知名度很高,很多村民都主动和我打招呼,见面就喊,万老师来啦,搞得我有点飘飘然,小花脸上也挂着骄傲的微笑。我向小花说起我在来村子的路上经过一座小桥看到的场景,小花又一次笑得蹲下来,原来这是她们傣族村的天然厕所,每天一到这个时间,村里的阿妹们都去小河里洗澡、上厕所,村里的阿哥都会避开那个时间段,不去小河边。我又问小花村子里有没有古钱币?小花诧异的看着我说,你怎么还喜欢这玩意啊?我说从小就喜欢,是我的爱好。小花说这东西也不知道谁家有,她想了想又说,村里有个老财主家里可能有,说完就带着我去找那家人。

    老财主的房屋很旧,但房屋体积明显比别家的大很多,小花一进屋就喊道:刀大叔,这是北京来拍戏的万老师,来看看你家有没有古钱。
    这傻丫头太憨了,上来连个客套话都没有,直接进主题,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刀大叔倒也不见外,说:我知道你的,万制片,欢迎欢迎,坐下说,我给你倒点喝的。
    刀大叔领我在饭桌前坐下,拿出一个瓷缸摆在我面前,又拎出一个白色的大桶往里“咚咚咚”的就倒满了水,我正好也饥渴难耐,端起来就喝,哪知喝的是烧酒,“噗”地一口喷出来。刀大叔的脸色一沉说:万制片是嫌我家的酒不好喝?
    此刻我眼冒金星,辣得嗓子冒烟说不出话来,小花赶忙打圆场:不是的,不是的,万老师可能拿它当水喝,呛着了。
    说完,刀叔和小花笑作一团。我心说,你俩笑点咋这么低呢。
    刀叔说:之前来过几个收旧货的人已经把村子里搜刮过了,那些值钱的银元都已经卖掉了,还剩了十几个小铜板人家不要的。说完就去拿出来给我看,是几个清朝的小平钱,还有几个当十铜板,我心不在焉的扒拉着,突然一枚“边铸生活过高”映入眼帘,打制深俊,巧克力包浆,品相上乘,我顿时心跳加速,我调整呼吸,端起瓷缸喝了一口烧酒压压惊,问刀叔:这批东西怎么卖?
    刀叔说:反正也不值钱,你看着给嘛。
    我从兜里掏出一百元拍在桌子上说:刀叔,我身上就这些钱,你看够吗?
    刀叔笑呵呵的收下钱说:够了够了。
    从刀叔家出来,晕晕乎乎的,我握着这枚“生活过高地方请求铸此平价”当百铜板看了半天,百思不得其解,这东西明明产自四川,怎么跑云南这小树林里来了?管他呢,反正是捡了个天大的漏,这东西带回北京至少能卖个一两千,晚上好好喝两杯庆祝一下。

    又过了两天,剧组一个主演突然生病,统筹也没有做好临时预案救场,剧组吃完中午饭就草草收工了,还不到下午2点,偌大一个“缉毒大队”就只剩下我一人,我躺在木板床上抽着闷烟,正想着这大下午的怎么打发时间呢?一阵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万老师在吗?
    我心中一乐,小花来了。

    小花得知我喜欢古钱币,这两天挨家挨户的去为我搜罗,也弄来了一小袋古钱币,大概有几十枚,我飞快的翻看着,多数都是北宋钱和清钱,虽然没有一枚值钱的,但小花这行为也确实令我感动。我问小花买这些古钱币花了多少钱?小花说没花钱,都是要来的。

    我问:那我应该付你多少钱呢?
    她说:你是我的万老师,教我写字都没有收我的钱,这点小东西就别跟我计较啦。
    我翻看着这堆铜钱,希望能从中发现一两枚有价值的,小花说离这里几十里远有一个很繁华的乡场,听说那里有古玩店,那些收旧货的都会把东西卖到那里去。我一听这么远,心想怎么去啊,小花说,村里有个岩大哥有摩托车,可以去跟他借他车。

    摩托车在那个年代、那个偏远的地区是个稀罕物件,之前都不认识,人家怎么可能把这么贵重的交通工具借给我,我心里已没了底气。小花说,岩大哥很好说话,让我去试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跟着小花往村子里去了。
    路过那座小木桥的时候我还忍不住往河里瞄了一眼,竟被小花发觉,小花说:你要真想看,下午6点左右再来,躲在竹林里看个够。
    我装傻充愣:看什么呀?
    小花脸一红:你说看什么呢。
    小花说完就跑了。

    来到岩大哥家门口,看见那辆擦得亮闪闪的嘉玲125,可见车主对车有多爱惜,小花喊了两声“岩大哥”,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人迎出门来,他个头不高,短粗结实,皮肤黝黑,国字脸,一看就知道是老实人。小花向岩大哥介绍:这是北京来的万老师,想借你的摩托车用用。
    小花还是这个套路,直来直去的,中间没有任何过度和客套,我心想这事肯定要黄。谁知岩大哥说:我知道你的,来拍戏的,我还当过你们的群众演员。
    我开玩笑的说:感谢你为伟大的电视艺术而献身。
    岩大哥挠挠头问小花:什么意思?
    小花吐吐舌头。
    岩大哥问我:之前有没有骑过摩托车?
    我说骑过。他递过来一把钥匙说:拿去用吧,回来帮我把油加满,多少钱我给你。
    说实话,我太喜欢村子里这些人的性格了,真诚、直接,我真怕跟他们相处久了回北京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人打交道了。
    我们在乡间小道上颠颠簸簸的骑着车,小花紧紧的抱着我的腰,脸贴在我的背上,微风吹乱了我的头发,金色的阳光照耀着我们,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值得记忆的地方,但若干年后每每想起这一刻都觉得无限美好,心里暖洋洋的,这可能就是我对青春最深刻的记忆。

    几经打听,我们找到乡场上的古玩店,老板很精明,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老手,问明来意后,他拿出一些的古钱币摆在柜台上让我看,真的假的掺在一起,要价都颇高,原本以为能捡个漏,却颗粒无收。
为了犒赏小花,我带她到乡里的小超市买了几包好吃的零食准备送给她,结账的时候小花非要抢着去结,我说这是对她的奖励,让她不要争,小花不依不饶非要和我抢,我说:你们挣点钱不容易省着点花。
    小花说:一码是一码。
    我说:当哥的就不能请你吃点东西吗?
    小花:当妹的不想占这便宜。
    说完硬是把账结了,我拗不过她,只好随她去吧,但我从小花身上看到了骨气,在这样一个贫困小山村的,一个14岁的女孩尚有这种气节,我们大城市的姑娘们看到此处是不是该脸红一下?
在乡里加完油之后骑着摩托车往回赶,回程路上小花对我说,晚上村长的儿子满二十岁,邀请了全村人去吃坝坝宴,问我去不去?
    我问:啥叫坝坝宴?
    小花说:就是一大堆人在坝子上吃的宴。
    我一想,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去喝点也无妨,怕球!

    6点来钟我跟小花就回到了“缉毒大队”,好久没吃大餐了,越是想着晚上丰盛的大餐肚子越是不争气,饿得叽里呱啦的叫,小花说要晚上8点才开席,怕我饿,劝我先去她家吃碗面垫一下,我心想马上就要整大鱼大肉了,还吃什么面呀,于是说不饿。我跟小花就在“缉毒大队”里海阔天空的聊了两个多小时。总算快熬到晚上8点,先去岩大哥家还车,岩大哥正巧也出门去赴宴,我说油箱已经加满,岩大哥非要把油钱给我,我哪好意思要,转身就跑。

    来到村子里的小广场,已经摆好了十几张桌子,村长见我来了也很高兴,赶忙过来迎接,还把我安排在了主宾桌,我坚持让小花坐在我的旁边。村长说,一个不喝酒的小阿妹哪能坐主桌。我好说歹说总算把小花留在了我的身边,正好岩大哥来了也被安排在主桌坐在我旁边。酒席开始,村长媳妇将一碗炸花生米摆在餐桌中央,又搬来一坛酒放在桌上,然后在每个人的面前摆上一个白瓷碗,我们这桌的酒司令是村长,他给每个人的碗里倒满酒,然后端起酒碗站起来说:第一碗酒欢迎远道而来的北京朋友。

    说完在座的每位端起酒碗干掉,我一喝,这可是高度高粱酒,只喝了一口就放下酒碗,我突然发现在桌的所有人都站着没动,不太友善的看着我,岩大哥赶紧贴着我的耳朵悄声说:村长第一杯酒不提儿子生日的事,而是欢迎你,这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赶紧把酒干掉。

    听到这里,我也不便推辞,咬着牙把碗里的酒喝掉,这烧心烧肺的难受劲啊,桌面瞬间又恢复了融洽的氛围,村长瞬间为大家斟满了酒,我坐下赶忙夹了几口炸花生米顺顺气,等待着大餐上桌饱餐一顿,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黑脸大伯又端起酒碗站起来说:第二碗我们祝村长儿子生日快乐。

    我也跟着端起碗站起来,跟大家碰碗,这酒实在太烈,我喝了一小口实在难以下咽,一桌子人又跟演戏似的,各个横眉竖眼的瞪着我,岩大哥赶紧又贴着我的耳朵悄声说:我们村的风俗是碰碗必干。
    我问:如果不干会怎么样?
    岩大哥说:他们会拿刀砍你。
    彪悍,这民风简直太彪悍了,于是我只好又一次咬着牙把酒喝干,感觉嗓子都能喷出火了。
    再次昏昏沉沉坐下等待着佳肴上桌,刚想夹颗花生米润润嘴,村长的儿子来了,还是那个套路,欢迎北京来的朋友。我端起酒碗站起来跟他碰杯,这回不用问了,肯定又是干,酒喝到一半我便晕倒在地,模糊中脑海里只有一个意识,这他妈的菜到底什么时候上?
    ……


    我睡得很沉很沉,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脸上一阵痒痒,我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原来是小花用手指在刮我的脸,我说了声:淘气。
    小花嘟囔着嘴说:我不是有意要弄醒你的,缉毒大队那边在喊“小万”了。
    我一惊,猛地坐起来,忽然瞥见床头挂着一个很大的铜钱,嘿,看到喜欢的物件儿也不管不顾了,我把铜钱拿下来放在手里端详,正面古体篆书写着“福寿双全”四个字,背面配十二生肖,此钱体积庞大,厚重坠手,那时候我还只专注于玩银元,还没开始玩花钱,所以没见过这种大钱,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好钱。我拿在手里盘玩着,爱不释手,小花说:这是她太爷爷留给她爷爷的东西,好多年了一直挂在家里。
    我忽然意识到,昨晚我睡在了小花家里,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昨晚你睡的哪里?
    小花说这是她爷爷的床,叫我别多想。
    昨晚我竟然喝断片,无论如何也想不起究竟是怎样来到了这里,小花说,是她和岩大哥把我架回来的。这时小花爷爷慈祥的面孔出现,我慌乱的把大花钱挂回原处,客套了几句便匆匆辞别。

    回到“缉毒大队”,剧组已经开工,主任看见我就破口大骂,问我死哪儿去了,我说村子里的群演都嫌酬劳太少,一致要求加到一天50元,昨晚我去村子里跟他们谈判,他们这儿的规矩是谈事都要上酒桌,我力战群雄,最后把这事压下去了,还是按原来的一天30元结算,但多喝了几杯,所以……
    主任听到这里,眼睛眯成一条缝,他给我递了根烟说:上午也没啥大事,你先休息,有事我叫你。
    剧组的拍摄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我也每天昏天黑地的忙活着,那段时光总觉得过得很快,每一天都感觉一眨眼工夫就过去了。

    这天中午吃完饭又带着小花去小山坡写字,这时的小花已经能用笔写一些简单的句子了,我这个当老师的看在眼里还是很欣慰的。一看时间快开工了,穿过树林往回走,走着走着小花突然牵住我的手,我一激灵缩回手,小花“哼”一声,生着气径自向前走去,我快步追上去,主动牵起小花的手,小花假装挣脱,但被我紧紧握住,之后我们默不作声的在树林里瞎逛了好久,都快两个月了,这还是第一次拉小花的手,我的手心早已被汗水浸湿,时光就这片美丽的树林中不知不觉的流淌着,直到远处一个破锣般的嗓音喊道“小万”……“小万”……我们才回去。

    小花从来没有晚上来“缉毒大队”找过我,我觉得她这点还是做得挺好的,女孩越矜持男人越稀罕,再说万一哪天我喝多了把持不住呢,那多不好。值守“缉毒大队”这些日子里成为我最快乐的时光,比起跟那些演员去打游戏、唱歌、吃宵夜有意思多了。有时候我会跑到村子里去蹭饭吃,大部分村民见到我都会主动拉我去他们家吃饭,无论我走到哪一家都像过年一样,好吃好喝的招待我。要是在村里碰见小花就检查一下她的学习状况,让她写一遍都学过的字。晚上有时候岩大哥会跑来“缉毒大队”找我喝酒侃大山,自从那次加油没要他油钱,他就认定了我这个朋友,隔三差五就带着酒菜跑过来找我。
   
    这天中午吃完饭,小花神秘兮兮的把我叫到树林里,说是有事跟我说,到了树林里,小花扭扭捏捏从怀里摸出一张她的照片递给我说,这个送给你。照片一看是在县城里照相馆拍的,后面是假的布景,侧身照,形态拘束,表情严肃,照片后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吴艺花”三个字,这是我给小花起的名字。看着照片里小花那搞笑的模样,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小花捏紧拳头,怒不可遏追着我打,直到“小万”……“小万”……那个破锣般的呼喊声再次响起,我们才跑出了树林,当时也没多想,把照片往兜里一揣就回到剧组继续工作。

    之后的几天,小花总是给我带各种各样好吃的野味,有腌兔肉、野鸡肉、烤鱼什么的,我虽愚钝,但也明显的感受到小花对我别有用心,我心里虽甜甜的,但也很纠结,毕竟小花只有14岁。

   这天晚上,岩大哥又拎着酒菜来“缉毒大队”找我喝酒,岩大哥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在昆明上完大学后便回到村子里搞养猪场,目前算是村子里最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大家都很尊重他,难怪村长那天会让他坐主桌。他觉得跟村子里的人都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因为我是大城市来的,见多识广,所以特别喜欢跟我聊天。我跟岩大哥说:小花送了我一张照片,后面还写着她的名字。
    岩大哥一脸严肃,拿着照片翻看片刻,然后对我说:这是咱们村的习俗,阿妹一旦给阿哥送这样正式的艺术照片,就是想嫁给他的意思。
    我听到此处犹如晴天霹雳:这……这……怎么可能?她还未成年,那我应该怎么办?
    岩大哥说:你收下了照片就表示同意娶她的意思。
    我差点晕倒在地,继续辩解:可我当时不知道呀?
    岩大哥:多好的姑娘啊,你难道不喜欢她?
    我吞吞吐吐:还行吧,可她才14岁呀?
    岩大哥说:咱们傣族不同你们大城市,14岁的女孩生儿育女多的是,关键是你的内心怎么想?
    我和岩大哥连干了几杯酒,然后说:其实我也挺喜欢小花,只是还没有考虑到结婚这个层面的问题,更何况我还这么年轻……
岩大哥: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其它的都不是问题。
我:可……
    岩大哥最后慎重的说:这事你仔细考虑一下,不管能不能娶小花做你的老婆,这事一定要处理好,千万别伤了人家的心。
    我一阵晕眩。

    之后的日子里我总心事重重的,导演和主任经常批评我,说我工作不在状态,总是心不在焉,我也懒得跟他们废话。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甜甜的,酸酸的,那几天我一看见小花便会不自觉的躲避她的眼神,但又会情不自禁的去追逐她的身影。

    来到这片村寨一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缉毒大队”的戏眼看就要杀青,我每一天都惶恐的过着,好像期待着什么,又好像惧怕着什么,总之那段时间心情极度复杂,真想抛开一切去爱小花,但又顾虑重重,每一秒都在煎熬。一个人一生可能只有这一次感觉,只可惜你在不经意间把它遗忘在了某个角落。

   
    某一天晚上,岩大哥到“缉毒大队”来找我,说是小花的爷爷想请我喝酒,我大概已经知道小花爷爷要找我谈什么,正要推辞,岩大哥说,小花的爷爷已经到楼下。我赶忙把小花爷爷迎上二楼的客厅,小花的爷爷从包里拿出两坛酒,我也把包里所有的零食翻出来摆满一桌,傣族村的人都不善言辞,这是他们的天性,沉默良久之后,小花爷爷对我说:听说小花送你照片了?
    我说:嗯!
    小花爷爷说:那你怎么想的?
    我:还没想好。
    小花爷爷:我们村的规矩是婚嫁不离村。
    我茫然的看着小花爷爷,岩大哥说:就是结婚和出嫁都不离开村子。
    小花爷爷接着说:小花虽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我们村还从来没有过跟外族人结婚的,当然,我们也不反对孩子跟外族人结婚,毕竟时代在变嘛,只要你愿意就行。
    我沉默不语。
    小花爷爷接着说:听说你最近在教小花写字,你们大城市的人都有文化,留下来在我们村搞搞文化教育也是件好事。
    我说:可我……
    小花爷爷打断我:如果你真的喜欢小花就应该抛下一切顾虑。

    看得出来,小花的爷爷是希望我留下的,那晚,我彻夜未眠,想了很多很多,二十出头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抉择的艰难。

    之后的几天里,我工作明显不在状态,导演丁黑也多次批评我,说我丢掉了军人的优良传统。

    这天晚上,老祥叔特意留下来请我喝酒,祥叔先说好久没跟我喝酒,想我了。又说看出来我最近状态不佳,问我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借着酒劲,我将心事一股脑的和盘托出。

    老祥叔耐心听我讲完,然后说:我真的很难想象你扎着个傣族头巾扛着锄头在地里干活的样子,不要一步走错抱憾终身,你父母辛辛苦苦培养你读完大学,不是让你来这里当农民的,浪漫和现实你小子一定要分清楚……
    老祥叔的话总能直接切中要害,这天晚上我已经做出了决定。
    在转场的最后几天里,我总是刻意的躲着小花,终于一天收工后,我被小花堵在了“缉毒大队”的阳台上,避无可避,小花依然还是那样言辞犀利的作风,对我说:你答应也好,拒绝也好,给句痛快话!
    我第一次感受到有口难开的煎熬,吱吱呜呜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小花看着我默默地流着眼泪,不知道我们僵持了多久,小花擦干眼泪说:你什么也不用说,我已经知道了。
    此刻我心如刀绞。
    小花说:你若幸福,我便幸福。
    说完,小花走到我跟前递给我一个红色的布袋,我悉心打开,里面竟是那枚在她家看见的“福寿双全”大花钱,我赶忙推辞说:这是你爷爷的宝物,我不能要。
    小花一字一顿:在爷爷心里,我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在我心里,你比任何东西都重要,你带着这个大钱,永远不要忘记我。
    小花抽搐着说完这段话,泪如雨下,我将小花紧紧抱在怀里。

    主任已经正式通知,“缉毒大队”的戏只剩最后一天,第二天大组便会转场去河口。在勐腊傣族村两个多月的拍摄期间,剧组成员和傣族村的村民们都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大家依依不舍拥抱告别,可惜那个时代通讯闭塞,别说手机,就连座机也只有村供销社才装了一部,不像现在人人有手机加微信这么方便,后会无期更能体会相处的珍贵。最后一天收工之后我没有看见小花,我处处寻觅着,期待她突然从哪里蹦出来给我一个惊喜,或许我心一软真的会留下来当个上门女婿,可小花并没有出现,我想她可能害怕面对伤离别。

    我来到树林里,找到刻有我们名字的那棵树,我和小花的名字已经被一个新刻的桃心包围起来,我知道这是小花刻的,我也知道小花对我真挚的情感,此刻压抑多日的心终于崩塌,我嚎啕大哭,哭声在整个树林回响……
河口的拍摄紧张忙碌,一有空我就会拿出这枚大钱握在手里想想小花,回忆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们的青春那么炙热、那么美好,我经常在想,假如我和小花真的在一起了,我的人生又会是什么样?之后几个月的拍摄我变得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剧组的同事们都说我变了。

    小花送我的这枚花钱是我收藏的第一枚花钱,正是因为有了这一枚花钱,我从银币收藏的狭隘范围拓展到了花钱的集藏。这枚花钱铭刻着我的青春,铭刻着我对小花的思念。

    此钱直径72.4mm,厚度接近3mm,典型的云炉工艺,厚重坠手,重达73.4g,正面篆书直读“福寿双全”,背面十二生肖在古代寓意是保佑十二生肖每一个属相的人,在中国,十二生肖的文化由来已久,表现在婚姻、人生、年运等,每一种生肖都有丰富的传说,并以此形成一种观念阐释系统,成为民间文化中的形象哲学,如婚配上的属相、庙会祈祷、本命年等。

    “福寿双全”这个题材在云炉花钱里少之又少,寓意也非常好,清代多用于祝寿,钱文含义浅显易懂,与“长命富贵”同意,指福气和长寿两者兼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有福的人寿命太短便无福消受自己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而一个长命的人活得太苦也体会不到人生的快乐,还不如不活,所以“福”和“寿”两者缺一不可。“福寿双全”是古人对美好人生最极致的奢望与诉求,在晚辈对长辈祝寿时多用这句话表达对老人家的美好祝愿。通常在长者过寿时,晚辈赠与寿星,以祈求“福寿双全”,幸福与长寿并存。

    《玉观音》拍摄结束后,从此我与小花天各一方再无联系,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念小花,我知道此生和她有缘无分,所以不敢去惊扰她,甚至没有勇气给村子里打个电话,问问小花的近况。一年之后电视台播出《玉观音》,在电视里正巧看到小花在远景一闪而过,瞬间我泪流满面。

    原本想把小花送我那张照片发表于此,可惜多年的颠沛流离我竟弄丢了这张珍贵的照片,实乃人生之大憾。之后我又跟随其它的剧组参与拍摄制作,走过了许多城,许多村许多镇,再也没有一个能令我动容的地方。多年以后,我虽想不起小花住那个村子叫什么村,但那一张张淳朴的笑脸还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那段关于小花的记忆从未淡忘。如今我已人到中年,翻出这枚大钱,重新整理思绪,才发现当年我其实也深爱着小花,世俗不堪,红尘无奈。17年之后伏案写文,想必小花早已为人妻母,谨以此文祝愿我们分道扬镳的青春各自安好。

    前段时间看到邓超在电影《银河补习班》里说过的一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桥”,这句话颇有深意,我也非常认同,我心中的早已桥被留在了云南那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在那个阳光特别刺眼的下午,小花牵着我的手。

万思成(霸泉)
2019年11月3日凌晨3点于北京家中
37.jpg 何润东.jpg 佟大为.jpg

有两样东西,我们越经常越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越使我们的心灵充满日新月异、有加无以的景仰和敬畏,那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微信:wsc1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47

帖子

622

积分

举人

Rank: 4

积分
622
发表于 2019-11-5 01:38: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精彩,让孙俪演小花拍个电影嘛老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1485

帖子

7202

积分

入阁

Rank: 8Rank: 8

积分
7202
发表于 2019-11-5 03: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真的花点时间,颇有mini小说的感觉,非常棒!去过版纳非常迷人地方,另外第一张照中男主角:张国荣再现?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

帖子

157

积分

童生

Rank: 2

积分
157
发表于 2019-11-5 09: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万老师好像张国荣呀~

点评

好像也像任达华。  发表于 2019-11-6 00: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775

帖子

6346

积分

入阁

Rank: 8Rank: 8

积分
6346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论坛元老

QQ
发表于 2019-11-5 09: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姓名:王朝安  【大小银锭 &  版别银圆】
手机:139 0924 8353  qq;102291399  微信;wang6305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610

帖子

2725

积分

进士

Rank: 6Rank: 6

积分
2725
QQ
发表于 2019-11-5 10:38: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虽朴实无华却真实引人入胜.读的心情跌宕.此起彼伏犹如身临其境.久久不能平复.谢谢万大哥的分享.好比好文好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6

主题

1390

帖子

40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77

活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10: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度朵朵爸 发表于 2019-11-5 10:38
文字虽朴实无华却真实引人入胜.读的心情跌宕.此起彼伏犹如身临其境.久久不能平复.谢谢万大哥的分享.好比好 ...

知音难求,好兄弟,以后有机会边喝边聊~!
有两样东西,我们越经常越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越使我们的心灵充满日新月异、有加无以的景仰和敬畏,那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微信:wsc1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69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3006

推广达人宣传达人

QQ
发表于 2019-11-5 11:2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华正茂!
藏无天长地久 珍惜曾经拥有 | SBP官方征集中国、亚洲钱币 | 亚高个人店铺 茉莉钱庄

Cell/Wechat: 139-1102-2008, Mail: zhoushouyuan@shouxi.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6

主题

1390

帖子

40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77

活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12: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霸泉 于 2019-11-5 12:03 编辑

周老板吉祥~!
有两样东西,我们越经常越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越使我们的心灵充满日新月异、有加无以的景仰和敬畏,那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微信:wsc1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6

主题

1390

帖子

40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77

活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12: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还有个外传,也转来此处博君一乐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ae9be0100092c.html

有两样东西,我们越经常越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越使我们的心灵充满日新月异、有加无以的景仰和敬畏,那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微信:wsc1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461

帖子

2289

积分

进士

Rank: 6Rank: 6

积分
2289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

发表于 2019-11-5 13:16: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花像路遥小说《人生》里边的刘巧珍。展开了写也是一部小说,睹物思人,触人心弦啊万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185

帖子

579

积分

举人

Rank: 4

积分
579
发表于 2019-11-5 18: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可以;路人甲我想在你的文章上面盖上“优秀”两字!

另外……

想知道您当时除了给人拉拉手之外;还有没给人家亲亲嘴什么的……?
跟着乡民进来看热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7

主题

1366

帖子

6073

积分

入阁

Rank: 8Rank: 8

积分
6073
发表于 2019-11-5 19: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老万老了,开始追忆青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6

帖子

989

积分

举人

Rank: 4

积分
989
发表于 2019-11-5 21: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r800713 于 2019-11-5 21:23 编辑
路人甲 发表于 2019-11-5 18:40
如果可以;路人甲我想在你的文章上面盖上“优秀”两字!
                                                            
废话,有些事可以写出来,有些则不能写,这都不知道,文章里面省略了几千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360

帖子

3166

积分

入阁

Rank: 8Rank: 8

积分
3166
发表于 2019-11-5 21: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霸泉老师好文采!写得一波三折扣人心弦,不亚于玉观音的剧本。还有,霸泉比佟大为帅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261

帖子

833

积分

举人

Rank: 4

积分
833
发表于 2019-11-5 23: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

万老师的大作,总能读得荡气回肠........
万老师从“喜银”,转为“爱花”......
原来还是有点由头的........

恒有二者,余畏敬焉。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6

主题

1390

帖子

40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77

活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23: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冥之鱼 发表于 2019-11-5 23:34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

万老师的大作,总能读得荡气回肠........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花~!
有两样东西,我们越经常越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越使我们的心灵充满日新月异、有加无以的景仰和敬畏,那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微信:wsc1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185

帖子

579

积分

举人

Rank: 4

积分
579
发表于 2019-11-6 00: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lr800713 发表于 2019-11-5 21:22
废话,有些事可以写出来,有些则不能写,这都不知道,文章里面省略了几千字。
                        ...

所以说……天因著作生才子,人不风流枉少年!出自《清、随园诗话》

可是14岁耶!!

我突然想到一首歌……李宗盛、十七岁女生的温柔。
14岁女生的温柔喔呕~
其实是很那个的
我猜想14岁的女生 
有明亮的心和朦胧的眼睛
而猜想毕竟只是猜想 
我不是女生 
没有什么关系……!
跟着乡民进来看热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261

帖子

833

积分

举人

Rank: 4

积分
833
发表于 2019-11-6 00: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人甲 发表于 2019-11-6 00:05
所以说……天因著作生才子,人不风流枉少年!出自《清、随园诗话》

可是14岁耶!!

娉娉袅袅十四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恒有二者,余畏敬焉。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7

主题

3049

帖子

8269

积分

入阁

Rank: 8Rank: 8

积分
8269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宣传达人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19-11-6 01:09: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傑姆仕 于 2019-11-6 01:24 编辑

萬總握緊姑娘雙手深情的說道:小花,請看著我的眼睛請仔細看著我的眼睛,妳應該已經找到答案,情感上我非常想要留下來而理智告訴我好男兒應志在四方,所以我只有選擇離去........無論我身在何處我的心將繼續和妳一起......此時此刻無聲勝有聲,萬哥哥和小花妹子倆人緊緊的......

点评

哈哈 紧紧的 。。。。。 后面省略的好  发表于 2019-11-11 16: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首席收藏 ( 京ICP备11006322号-8 )

GMT+8, 2019-12-14 23:08 , Processed in 0.05463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3-2019 ShouX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